025

    夜幕很快降临了。

    林晚坐在她的闺房,整颗心都提着。

    上个世界她以为穿进剧本被逼备考才是最可怕的,现在林晚十分肯定,不管后面还有多少影帝的剧本,这个世界的暴君一定是所有剧本里最可怕的人设。

    最好今晚别是她!多给她一天时间准备准备吧!

    林晚开始默念菩萨保佑,管天上到底有没有神佛,她现在非常需要精神寄托。

    不知过了多久,堂屋门口忽然传来太监特有的细柔声音:“林姑娘呢?皇上点了你家林姑娘侍寝,快请出来吧。”

    这是对小宫女春雨说的。

    春雨赶紧去请主子。

    林晚听到话音,半截身子都凉了。

    但皇权之下,反抗是无用的。

    林晚忐忑不安地跟着专管暴君侍寝传唤的刘公公走了。

    刘公公是个笑面虎,路上笑着警告林晚:“林姑娘,前面三位姑娘的事您应该都听说了,皇上一心想要子嗣,却连续三次都被秀女扫了兴致,已经十分不快,今晚姑娘若伺候地好,以后定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否则……”

    话音未落,刘公公意味深长地撇了林晚一眼。

    林晚压力更大了。

    .

    慕容炽住在重华宫。

    林晚先被人领到了偏殿,再被一群宫女按在浴桶里写了个温水澡,最后又身穿薄纱被两个太监裹进毯子里像扛木头似的扛去了帝王寝殿。

    在这个过程中,林晚哭笑不得。

    哭当然是因为前途未卜,笑则是因为这封建秀女的待遇让她有种不真实感。

    到了寝殿,小太监将她放到龙床上就出去了。

    裹成粽子的林晚左右转转脑袋,发现影帝版的暴君并不在。

    但林晚也不敢乱动,就那么乖乖地躺在床上。

    结果她等了很久,慕容炽都没来。

    林晚没想睡觉的,可刚刚被人伺候的太舒服了,现在又蚕宝宝似的,时间一长,林晚睡着了。

    慕容炽回寝殿时,已经是二更时分。

    他本可以早点回来的,但临时想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练兵方式,慕容炽向来随心所欲,当即就命人去召禁军一干武官进宫商议新举措,然后这一商议,就忙到了这时候。

    虽然人回来了,可慕容炽的心里依然惦记着他的新练兵举措,他相信只要按照这种方式练兵,不出三年,他就能训出二十万所向披靡的精兵。

    帝王野心勃勃,却不能马上征战沙场,所以,慕容炽急于做点什么发.泄一下。

    跨进寝殿,慕容炽一眼就看到了横陈在龙床上的女人。

    那是一个全身都裹在薄毯里的小女人,只有脑袋露在了外面。她有着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如云般铺散在床上,她仰面躺着,露出一张白里透粉的小脸,粉嫩细腻,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最让慕容炽惊奇的是,她居然睡着了!

    慕容炽微微皱眉。

    他的大太监陈旺见了,上前就要呵醒这胆大包天的秀女。

    慕容炽却抬了下手。

    今晚他很想要个女人,这个小秀女看模样还算可口,若叫醒了,却未必招人喜欢。

    慕容炽并不想重复前三晚的扫兴,就算注定要扫兴,也得等他先发.泄了再说。

    陈旺能在暴君身边活这么久,自有其本事,慕容炽一个手势他便心领神会了,忙领着几个小太监退了出去。

    慕容炽随手脱了龙袍、中衣,来到龙床前,他又看了几眼熟睡的小秀女,确定小秀女脸上没有任何让他厌恶的地方,慕容炽才猛地拽住薄毯一角,往里侧一抖。

    林晚睡得香香的,突然一阵天旋地转,等她的身体重新停下来,她一歪头,就看到一个男人朝她扑了过来。

    那一瞬间,林晚很想尖叫!

    她也确实叫了,只是才张开嘴,男人的大手就掐在了她的脖子上:“想死你就叫。”

    这话很狠,但男人的语气却平静地像闲话家常,林晚视线上移,看到了一个长发版的影帝傅越。

    傅越好像快三十了,周承才十八,所以这位暴君的脸更接近傅越。

    古代的照明远不如现代,帝王寝殿灯光虽亮,却亮的柔和,为一切都添加了一种朦胧的美感。

    林晚不想死,因此她及时闭上了嘴。

    而当这位暴君开始粗鲁地撕扯她身上的薄纱时,林晚出乎意料的,竟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害怕。

    首先她来自现代,她有着丰富的观影史,知道接下来大概会发生怎样一件事,顶多就是疼疼,忍着就是。

    其次,在前一个世界林晚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为了身体恢复健康,必要的牺牲没关系,而且这些世界虽然真实但也一定是虚构的,她就当自己做梦好了。

    最后,看着头顶面无表情的慕容炽,林晚想象的是周承。

    就当他是周承吧,那个脾气暴躁却真心对她的傻校霸。

    不过,现实与计划是两回事。

    当那一刻真的来临时,剧痛之下,林晚印在骨子里的大小姐的娇脾气控制不住地犯了!

    “疼!”睁开眼睛,林晚咬牙切齿地抱怨道!

    慕容炽:……

    他眸中的墨色火焰迅速化为帝王的威严,难以置信地看着身下的小秀女,她那是什么眼神,是在责怪他不够怜香惜玉?

    慕容炽看出了小秀女的胆大包天,与此同时,林晚也看出了暴君的怒火。

    记起这不是现代社会,眼前的暴君更不是周承,林晚身子一抖,顿时变成了一个兢兢战战的小可怜。生怕下一刻暴君就会起身拔剑戳她一窟窿,林晚补救般抱住慕容炽结实的肩膀,拼命表忠心:“不疼了不疼了,皇上您继续,不用怜惜我!”

    慕容炽:……

    他本来也没想怜惜!

    小秀女话多又自作多情,慕容炽有点不高兴,可箭在弦上,还是先发了吧。

    他一心练箭,林晚为了活命,也努力调出曾经看过的某类片子里的画面,再笨拙地学以致用。

    昏死过去的最后一刻,林晚只有一个念头,幻想这种剧本的影帝真变.态啊!

    .

    第二天林晚醒来时,她已经躺在秀女们所在的小院了,春雨守在她身边,看见她醒了,春雨激动极了,用一种钦佩的眼神看着林晚:“姑娘,你果然是有福之人!”

    林晚:……

    她试着回忆昨晚发生了什么。

    记起来了,慕容炽一共让她侍寝了四次!

    抹把仿佛被四匹骏马连续碾压过的小腰,林晚恨恨地将这笔账算在了傅越头上。什么道貌岸然的影帝啊,幻想自己当暴君也就是了,居然还厚颜无耻地还幻想他有四次郎的能力!

    “我什么时候回来的?”动是不能动了,林晚瘫着问。

    春雨笑道:“今早上,皇上很满意姑娘呢,姑娘第一次侍寝就在重华宫过夜了。”

    按照规矩,秀女们侍寝一结束就会离开重华宫回原来的住处去。

    林晚撇嘴,满意什么啊,暴君故意留着她好在起床前再来一发呢。

    “姑娘要不要吃点东西?”此时已是日上三竿,春雨体贴地问。

    林晚点头,昨晚那么累那么辛苦,现在她能吃下四匹马。

    春雨让另一个宫女夏蝶去厨房取饭。

    等林晚洗漱完毕、用完早饭,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同院的两个秀女柳莺莺、楚兰香一起来探望她了。

    林晚收拾收拾,一边默默忍受身体的不适,一边微笑着去堂屋见客。

    柳莺莺、楚兰香早就等着了,见林晚出来了,二女不约而同地快速打量了林晚一番,只见这个性格最胆小、出身最卑贱的秀女脸色苍白、眼底发青,果然一副被男人折磨惨了的可怜模样。

    可这个时候,没人会觉得林晚可怜,她们都急于知道昨晚林晚是如何取悦皇上的。

    “妹妹似乎不太舒服,咱们还是去屋里说话吧。”

    柳莺莺关切地扶住林晚胳膊。

    林晚正好也想回床上待着。

    三位秀女就进了内室。

    林晚背靠床头,疑惑地看着高傲冷艳的楚兰香,她与柳莺莺有点交情,与楚兰香却毫无干系。

    楚兰香看懂了林晚的眼神。

    她也不想来,但初次侍寝危险重重,为了也能活下来,她只好自降身段了。

    “冒昧前来,是想知道妹妹昨晚都做了什么。”板着脸,楚兰香开门见山道,说完从袖口取出一支绿汪汪的翡翠镯子,对林晚道:“这是我的谢礼,望妹妹如实相告。”

    林晚不稀罕她的镯子,看看同样想知晓经过的柳莺莺,林晚大大方方地说出了实情。

    竟然睡着了?

    柳莺莺错愕地张开嘴。

    楚兰香更是目瞪口呆。

    林晚苦笑:“确实就是这样,信与不信全随你们。”

    楚兰香不信,但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再低头求人,冷着脸告辞。

    柳莺莺看看林晚,欲言又止。

    林晚无奈道:“真的就是那样,皇上来的太晚,我就睡着了,都没来得及用姐姐教我的办法。”

    其实林晚挺佩服柳莺莺的,因为柳莺莺提点她,如果暴君要杀她,林晚就谎称有道士替她算过命,说她天生旺夫命,不但会旺丈夫,还会一举得男。

    林晚觉得这法子成功率很高。

    刚要劝柳莺莺自己试试这法子,林晚忽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如果柳莺莺也成功了,她岂不是要与柳莺莺甚至楚兰香一起伺候慕容炽了?

    虽然这是宫廷背景,但想到自己要与别人共用一根烂黄瓜,林晚还是很心塞。

    心塞归心塞,柳莺莺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林晚也不能诅咒人家侍寝失败横死。

    就在林晚各种心塞时,当天傍晚,慕容炽居然又翻了她的牌子。

本文网址:http://www.d3zww.com/book/211/211693/533774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d3zww.com/211_211693/5337743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