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林晚再次坐上了前往重华宫的恩车。

    听着车轮声消失,楚兰香有点嫉妒,她自认是这些秀女中最美的一个,楚王之女的身份也最为尊贵,没想到却叫一个孤女出身的林晚拔了头筹。与前三个横死的美人比,林晚连续两次侍寝,这已经算是天大的恩宠了。

    暴君是可怕,但如果一个女人能得到暴君的宠爱,便更加证明了她天之骄女的身份。

    楚兰香一直觉得,她是大汉朝最美的美人,无人能出其右,如果说早晚会有个女人让慕容炽另眼相看,那女人也一定是她。

    所以,楚兰香非常希望林晚的恩宠终止于今晚。

    柳莺莺也是这么想的。

    她并没有楚兰香那么强烈的要证明自己才是天之骄女的野心,也并不怨恨林晚什么,柳莺莺只是想单纯地活下来。暴君大费周章选美进宫是为了延续子嗣,所以暴君一定不会杀光所有秀女,换句话说,除了她之外的五个秀女死得越多,她活下来的希望就越大。

    整个大汉朝,稍微有些人脉的上层人士都知道暴君不信鬼神不信占卜,柳莺莺建议林晚搬出旺夫的那套说辞,正是为了除掉一个秀女。

    此时柳莺莺很疑惑,如果林晚按照她说的做了,暴君为何没杀她?如果林晚用了别的手段,那又是什么手段呢?

    林晚的“手段”就是提前睡觉。

    但这个手段今晚肯定行不通了,因为林晚洗白白后再次被卷成蚕宝宝搬到宽大的龙床上时,暴君慕容炽已经在床上靠着了。帝王穿了一套墨色的古代睡袍,睡袍系得松松垮垮,露出一片玉色的结实胸膛与一双堪比男模的大长腿。

    暴君似乎正在闭目养神,少了那双阴冷暴戾的寒眸,那张俊美的脸依然如阎王般可怕。

    林晚瞄了一眼就赶紧收回视线,被薄毯束缚的双腿紧张地蹭了蹭。

    影帝看着高冷,其实那方面的yy与普通宅男没啥两样,都把自己想的天赋异禀。

    有了那方面的加持,慕容炽是爽了,林晚可遭了大殃。

    不是林晚娇气矫情,她真心觉得,如果今晚慕容炽还想睡她,林晚极有可能会成为第四个死去的美人,而且死因非常不体面,也就比因为放屁被赐死的那位美人强一点点吧。

    林晚不想死在那种事情上,也不想任务失败变成植物人。

    因此,今晚她必须想出一个既不用侍寝又不会因此触怒暴君被戳死的办法。

    什么办法?

    林晚还没想到,不怪她笨,只怪这题太难,林晚只能寄希望于那玄之又玄的急中生智。

    太监们都下去了,林晚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房顶。

    古代的房顶不似现代的天花板,雕栏画栋,更有看点。

    “给朕捶捶腿。”

    威严冷厉的命令将林晚的注意力从一根金色横木上拉回,林晚以比Siri更快的反应速度恭恭敬敬地道:“好!”

    慕容炽再次皱眉,好什么好,她不是该像其他人一样高呼“奴婢遵命”吗?

    慕容炽不悦地睁开眼,却见那小秀女后脑勺对着她正试图从薄毯里解脱出来,但她真的很笨,滚了几次都没成功,突然,她好像力道失控,薄毯竟朝他滚了过来。

    慕容炽面无表情地看着毯子终于在床上铺展开,当毯子完全铺平,只穿一层薄如蝉翼的纱裙的小秀女也滚到了他腿畔,她似乎没有料到会这样,惊愕地抬起头,露出一张桃花似的红扑扑的脸蛋。

    慕容炽面露嫌弃,太蠢。

    暴君不满了,林晚一激灵,一个翻身就坐了起来,然后迅速跪坐在暴君身旁,低头帮他捶腿。

    慕容炽充满不满的视线迅速移到了她身上。

    那层薄纱跟没穿一样,小秀女低着脑袋捶腿,腰往前弯,随着她两只小拳头交替起落……

    就像枝头的两团雪在扑簌簌跟着跳。

    林晚捶腿捶的很认真,从大腿捶到脚踝,再从脚踝捶到大腿,从大腿捶到脚踝,再从脚踝捶到大腿……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林晚全身一僵,僵完继续若无其事地捶。

    慕容炽捕捉到了她眼神的变化。

    “怕了?”他邪笑着问。

    林晚连连摇头:“不怕不怕!”

    慕容炽冷哼,突然抬腿,用脚背顶起小秀女的下巴。

    林晚:……

    影帝你该死!

    诅咒完害她落到这般境地的影帝,林晚并不是很聪明的大脑也要当机了,怎么办怎么办,算了,继续捶腿吧!

    于是,下巴被迫高扬,林晚睫毛低垂,像个尽职尽责地按摩师般继续帮慕容炽捶腿,只是之前她捶的是右腿,现在那条右腿抬起来了,林晚就努力去够里面的左腿。

    慕容炽:……

    莫非这是个傻子?

    “住手。”

    林晚这才停止。

    慕容炽盯着她被睫毛挡住的眼睛:“看着朕再说一次,怕不怕。”

    林晚看向慕容炽。

    在知道慕容炽杀过那么多人后,林晚再也无法将这张脸与傅越或周承联系到一起。

    “怕。”林晚乖乖地说了实话。

    不乖不行啊,她都开始抖了,一抖就想到有个美人是因为胆小被慕容炽捅死的,林晚便想快点恢复镇定,可是越怕就越控制不住。

    林晚想哭,天啊,被戳一剑得多疼,必须死的话,还是直接抹她脖子吧,或许痛苦的时间会少一点!

    慕容炽漠然地看着小秀女在他面前抖成了筛糠。

    真是扫兴。

    慕容炽看向距离龙床不远的剑架。

    林晚注意到了他的眼神!

    就在这一刻,林晚渴望的急中生智终于来了!

    她猛地抱住还顶着她下巴的慕容炽的右腿,边抖边小声哭道:“皇上,其实奴婢不怕您,更不怕服侍您,奴婢本来只是个孤女,这辈子能见到皇上已是最大的福气,能伺候皇上更是死而无憾,只是奴婢身子弱,昨夜多番侍寝已是极限,若今晚再服侍皇上,奴婢怕自己会死在龙床上,污了您的眼……”

    越说越顺,到最后林晚都被自己说服了。

    慕容炽:……

    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嗦这么多,那些敢的,已经都死了。

    但小秀女后面的话,慕容炽信,因为昨晚到了最后,她便是半死不活的。

    至于前面……

    慕容炽抖开抱着他腿的小秀女,带着几分兴致问:“你是孤女?”

    林晚一边擦泪一边耷拉着脑袋点头。

    慕容炽:“既是孤女,如何成的秀女?”

    这个问题不难,林晚平复下情绪,一五一十地将阿晚在齐王府的经历说了出来,譬如齐王妃多么嫉妒憎恨侧妃张氏,张氏多么受宠,齐王多么痴情,最终她这个由齐王妃选进王府的狐媚子没能成功策反齐王,反而被齐王献进了皇宫。

    慕容炽第一次听到如此……有趣的事。

    “齐王不喜你,为何不直接将你赶出王府?”慕容炽问。

    林晚想了想,从阿晚的角度猜测道:“王妃只是想方设法让奴婢出现在王爷面前,奴婢并没有犯错,所以王爷没有理由?”

    慕容炽冷笑:“整个王府都是他的,他想处置谁就处置谁,为何非得找理由?”

    那林晚就不知道了,低下头装哑巴。

    这时她虽然还是胆小的样子,但已经不抖了。

    她不抖,慕容炽看她就没有那么不顺眼:“躺下。”

    林晚:……

    抱着暴君让她躺下未必是那个意思的希望,林晚像演尸体那样躺下了,大气不敢出。

    慕容炽一甩长袍,覆了下来。

    她怕她死都是她的事,慕容炽才不会在意一个小宫女的想法。

    林晚看出来了。

    她闭上眼睛,视死如归。

    但事实证明,有些事还不如死。

    “不要!”林晚紧紧地抱住慕容炽,拼命抗拒。

    慕容炽的眼神非常危险。

    那一瞬间,林晚想到了柳莺莺教她的办法,急着道:“皇上,有道士给奴婢算过命,说奴婢能旺夫,还说奴婢能一举得男!皇上您要不再等一个月,说不定奴婢已经怀上龙种了呢!”

    慕容炽看着小秀女恐慌的大眼睛,冷笑:“朕不缺你这一个龙种。”

    而且,小秀女越抗拒,慕容炽就越想要。

    他按住林晚的腿。

    林晚哪拼得过他的力气,急啊急,林晚病急乱投医:“等等,我……”

    我什么啊?

    她卡住了。

    慕容炽看着小秀女黑亮的眼珠快速转动努力想理由的样子,忽然想多给她一些时间,看她能想出什么活命的借口。

    林晚已经有了思路!

    她得向暴君证明她活着更有价值,他不缺她生孩子,但她肯定有别的古代女子不会的本事。她会英语……不行,她会唱歌……不行,那些歌词旋律她没法解释……她会开车……万一暴君让她造辆汽车,造不出来她还得死!

    “我会游泳!”

    飞快回忆了自己会的各种技能,林晚终于挑出一样可能会让暴君感兴趣的了。

    但慕容炽毫无兴趣,甚至因为她浪费那么多时间就想出各种借口而更加愤怒。

    他准备发箭了。

    林晚拼命发出最后一声大叫:“皇上你肯定游不过我!”

    慕容炽的箭停了。

    他没听错吧,小秀女居然说他游不过她?

    “你想跟朕比?”慕容炽讽刺地问。

    林晚看到了生机,挑衅地道:“就怕皇上不敢!”

    不挑衅也得死,或许挑衅了她还能活下来,至少多活几个时辰。

    慕容炽笑了,多么幼稚的激将法。

    但他还是想给小秀女一个让他大开眼界的机会。

    拍拍小秀女白腻的腿,慕容炽笑着道:“若你输了,朕先切了你这条腿。”

    林晚:……

    那个,勤劳简朴的古代人民应该还没研究出爬泳这个速度最快的游泳姿势吧?

本文网址:http://www.d3zww.com/book/211/211693/533774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d3zww.com/211_211693/5337743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