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林晚发现,慕容炽似乎很满意她的身体。

    在池子里、池子外加起来的一个多时辰,大部分时间都是慕容炽在津津有味地研究开发她。

    但当享乐结束,慕容炽就再次变成了那个眼神能杀人的暴君。

    慕容炽坐着御辇回他的重华宫了,半夜三更林晚被送回了秀女小院。

    林晚身心俱疲,一头栽到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林晚是被春雨、夏蝶一起叫醒的,两个小宫女都是一脸惊喜地表情看着她:“姑娘快醒醒,刘公公来宣旨了!”

    看刘公公的神情,皇上肯定是要封赏她们连续侍寝两晚的主子了。

    真的会是封赏吗?

    林晚晕晕乎乎地任由两个宫女飞快替她穿衣打扮,然后跪到院子里去接旨了。

    除了林晚,另外两个秀女柳莺莺、楚兰香也都跪在了院中。

    众人都低着头,刘公公宣旨之前,光明正大地打量了一番三个美人。

    表面上看,楚兰香高贵艳丽,柳莺莺温婉端庄,林晚楚楚动人。

    如果让刘公公挑,他会挑柳莺莺,既上得了厅堂又会温柔小意,但皇上的心意,谁也摸不准。

    收回视线,刘公公开始宣旨。

    在连续死了三个秀女后,林晚这最没出身的小秀女终于有了封号,赐为美人。

    本朝后妃一共分为六等,一等皇后,二等贵妃,三等淑妃、德妃、贤妃、惠妃共四妃,四等昭仪,五等婕妤,六等便是美人。

    卖力伺候两晚就给她封了个最末端的美人?

    林晚有点不服,不过想到暴君的脾气,林晚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封号。美人就美人吧,距离皇后还有五级跳,权当这是一次古代背景的升职记好了。

    有了封号,就可以搬出秀女小院了。

    林晚被安排进了后妃六大主宫之一的永安宫,当然,她只能住在偏院。

    在柳莺莺与楚兰香复杂的目光中,林晚同样心情复杂地搬走了。

    到了永安宫,林晚失望地发现所谓的后妃主宫就是一座小小的四合院,她住的东偏院就更小了,从院门口到堂屋门前统共也就二十来步路。

    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里住多久,站在狭窄的院子里,林晚默默地想。

    入夜,恩车再次来接林晚了。

    林晚受宠若惊,忍不住猜测是她的泳姿吸引了暴君,还是她生涩却大胆的侍寝技能。

    洗白白、裹毯子,很快,林晚又秀色可餐地被放在龙床上了。

    看着慕容炽冷厉的脸,林晚想,不能光睡觉啊,她得想办法跟暴君培养培养感情。

    小秀女乌黑的眼珠转啊转,慕容炽一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等着她转出来一个结果。

    林晚想到了。

    她歪头,紧张又期待地看着慕容炽:“皇上,您困了吗?”

    慕容炽:……

    “困又如何,不困又如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有一场游泳比赛当底气,林晚好像没那么怕慕容炽了,迎着慕容炽冰冷的目光,林晚小声道:“皇上若困了,奴婢这就侍寝,皇上若不困,皇上陪奴婢说说话好不好?”

    慕容炽挑眉:“你想说什么?”

    林晚转转眼睛,羞涩地垂眸:“奴婢是孤女,生平乏善可陈,奴婢想听皇上说说您的事。”说到这里,林晚偷偷瞧了慕容炽一眼,然后再次变得忐忑起来,因为被毯子卷着而被迫紧紧贴着身体的小手不安地动了动:“奴婢进宫之前,听到过一些闲言碎语,说,说皇上,说您脾气不太好,可奴婢觉得,您脾气不好是因为您身边的人总是惹您生气,如果他们不触怒您,皇上肯定是个好脾气的人。”

    慕容炽抿唇。

    他脾气好过吗?

    “皇上,您就给奴婢讲讲您遇到过的让您开心的事吧。”林晚仰着脖子,星星眼地望着旁边的帝王。

    慕容炽被人仰视惯了,也被人敬畏惯了,但今晚他第一次见到有人这般看他,小秀女的眼睛乌黑明亮,清澈如孩童,她单纯的语气,仿佛两人不是帝王与秀女的关系,而是两个刚刚认识的小伙伴。

    慕容炽薄唇抿得更紧。

    林晚害怕般咬咬唇,垂下眼帘不敢吭声了。

    慕容炽忽然觉得,他更喜欢看她胆大的样子。

    “你侍寝的时候,朕心甚愉。”视线在她玲珑的身子上掠过,慕容炽的话里多了一丝笑意。

    林晚暗骂流.氓,暴君与影帝都是流.氓。

    这回,她娇羞地朝另一侧扭头:“皇上好坏。”

    慕容炽绕着发丝的手一顿。

    有御史骂过他暴君,却从未有人骂他好坏。

    虽然是骂,可那四个字从小秀女的口中说出来,慕容炽便想变得更坏。

    “既然知道朕喜欢什么,还不过来?”慕容炽哑声道。

    林晚故意磨蹭了会儿,才闭着眼睛往慕容炽那边滚,身体恢复自由的时候,林晚正好滚到了慕容炽腿边。她依赖地抱住暴君的大腿,一边思考慕容炽今天有没有洗澡,一边不是很甘心地亲了亲。

    结果才亲几下,慕容炽就把她压住了。

    “谁教你的?”慕容炽紧紧掐着她的脖子,眼里有欲,但也冰冷。

    林晚吓坏了,变态啊,说掐脖子就掐脖子!

    身体僵硬起来,林晚如实道:“周妈妈,周妈妈手下有位青楼出来的过气头牌如云,奴婢,奴婢十二岁的时候,就与其他姐妹跟着如云学那些了。”

    慕容炽听了,脑海里却冒出了第二个过来侍寝的那个秀女。叫什么名字他已经忘了,只记得对方媚眼勾人,裹着毯子在床上扭动,妖娆地像蛇。

    女人浑身都散发着勾引,慕容炽只觉得油腻,想到对方的风情全是他人精心调.教的结果,他毫无兴致。

    现在,小秀女虽然也说她师从过气头牌,但,她身上并没有那种油腻感,因为……

    “头牌就你这些本事?怪不得会过气。”慕容炽松开她脖子,黑眸没有任何感情地看着她。

    林晚:……

    好想生气怎么办?

    她的本事很差吗?那可都是风靡现代影视剧、小黄.书的潮流手段,只是她的技能还不熟练而已。

    “奴婢,奴婢笨拙,未能学得头牌一分精髓。”林晚忍下小脾气,被迫谦虚道。

    慕容炽忽然想笑。

    她可不就是笨?又笨又没用,就像昨晚,她伺候了一会儿就没了力气,还得他抓住她手。

    “头牌还教了你什么?”食指抚上她娇嫩的脸,慕容炽的眼神变了。

    那是一种准备美餐一顿的眼神。

    林晚灵机一动,双手绕上慕容炽的脖子,“啵”的一声亲在了他俊美的脸上。

    亲完了,林晚大眼睛紧张地看着暴君。

    慕容炽眸色变暗。

    林晚就又亲了一口他的另一半脸。

    这回,没等她后脑重新碰到绣金龙的墨色床褥,樱桃似的嘴唇就被慕容炽堵住了。

    ……

    天渐渐亮了。

    窗外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慕容炽应声而醒。

    身上感觉不太对,慕容炽低头,看见一个女人披头散发地躺在他怀里,一手搭在他腰间,一条腿搭在他腿上,仿佛他是她的枕头。

    昨晚的一切重新清晰起来,小秀女叫了一晚的皇上,只是起初是求饶,后面就变成了另一种意味的求饶。

    但让慕容炽印象最深的,却是事毕他吩咐小秀女去端茶,小秀女居然埋在枕头中赖床不起,还嘟囔着让他自己去。

    想到这里,慕容炽目光一寒,低斥道:“大胆。”

    他声音虽然不高,可两人离得近啊,林晚一下子就醒了。

    睡意渐渐褪去,看清眼前的形势,林晚噌地放开慕容炽,手脚并用地爬到一旁跪着朝慕容炽磕头:“奴婢睡得太死,无心冒犯了龙体,求皇上饶命。”

    慕容炽难以置信地盯着这个小秀女。

    她居然不是爬到地上跪,而是就跪在了龙床上?

    但下一刻,慕容炽就看到了她后背腰间的两排指印。

    某些画面冲进脑海,慕容炽沉默片刻,冷声道:“朕渴了。”

    林晚立即跳下床,随手抓起地上的薄毯裹到身上,再去给暴君倒茶。

    端茶回来的时候,林晚一手攥着毯子,一手小心翼翼地持平茶碗。

    这样的小秀女,憨态可掬。

    慕容炽盯着她护在胸口的手:“松开。”

    林晚:……

    一大早上的,他要不要这么羞耻?

    慕容炽用冷厉的眼神回答了她:就要!

    人在屋檐下,林晚只得松开毯子。

    于是,慕容炽喝完茶水,再次将他的小秀女拉到了床上。

    “皇上!您不用早朝吗!”林晚扑腾着双脚挣扎。

    慕容炽笑:“不用。”

    林晚:昏君啊!

本文网址:http://www.d3zww.com/book/211/211693/533774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d3zww.com/211_211693/5337743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