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慕容浅惩罚过无数人,林晚是第一个敢跑的!

    “抓住她。”

    站在岸边,慕容浅冷笑着看着池中那道游鱼似的身影。年轻貌美又如何,身段妖娆又如何,她一句话,就能要了这位林美人的命。

    慕容浅带了两个侍女,因为慕容浅习武,她的贴身女婢也都会功夫,且武艺不俗。

    两人跳入池中,直接朝林晚追去。

    池水没到胸口,步行不便,两个侍女一个通水性,游着去追林晚,另一个站在这边负责拦截。

    林晚游得比慕容浅的侍女快,可她体力不济,刚刚已经锻炼了半个时辰,此时便如强弩之末,没多久就被两个侍女合起来抓住了。

    林晚真的慌了,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吗,这位大长公主一看就不是善茬,按照大多数宫廷剧的套路,她肯定要被大长公主收拾死,就算她是女主,多半也要受了大罪才会被半路出现的帝王英雄救美。

    如今慕容炽那暴君会不会出现还不一定,就算慕容炽一定会来,林晚也不想受慕容浅的气。

    林晚开始拼命挣扎。

    许是她太拼命了,又或是她只穿贴身小衣露在外面的胳膊腿都太滑溜溜,就在三人回到池子中间时,林晚真的挣脱了两个侍女。得到自由的瞬间,林晚立即潜入水中,再次拼命往前游。

    人的潜力果然是无穷的,游着游着,林晚忽然觉得身体一轻,好像突破了什么屏障般,游得更快了。身后水声哗哗,林晚游到对岸,想也不想就爬了上去。来了露华宫那么多次,林晚对这里早已十分熟悉,上了岸便逃命般冲进了对面的房间。

    那是供慕容炽浴后休息用的房间。

    冲进去后,林晚立即关门落栓,再将距离最近的那张不知道什么材质但肯定是实木的沉重桌子拖过来,紧紧抵住了房门。怕桌子不够分量,林晚继续往门前推了很多重物,直到确定安全了,林晚才抓起慕容炽的一把长剑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一个慕容炽已经够难对付了,怎么又出来了个慕容浅?

    怪不得是兄妹或姐弟,都是疯子。

    “开门!”慕容浅的侍女开始撞门。

    林晚仰头看向门口,只见那堆桌椅剧晃,被撞开只是时间的问题。

    林晚既怕又觉得奇怪,她好歹也是慕容炽的女人,也没犯什么错,慕容浅至于这样吗?

    恢复了几分力气,林晚抱着剑走到门前,隔着门质问外面的两个侍女:“你们好大的胆子,这是皇上的露华宫,宫中一门一栓都是皇上之物,你们就不怕撞破门被皇上责罚?”

    两个侍女一惊,齐刷刷地停了下来。

    然而没等她们多想,身后就传来慕容浅冷漠的命令:“继续。”

    二女心中一沉。

    撞坏暴君的门可能会死,若此时违背大长公主的命令,那是一定会死。

    二女互视一眼,继续撞门了。大长公主与皇上姐弟情深,别人损坏了皇上的物件皇上会责罚,换成大长公主,皇上肯定就会宽恕了,大长公主若没有这种底气,也绝不敢明着惩罚里面那位正当宠的林美人。

    这样想着,两人撞得更用力了。

    林晚抱着剑的双臂开始发抖,渐渐的,她全身都开始抖。

    但她已经没了退路。

    当门被撞开的瞬间,林晚猛地拔.出手中长剑,颤颤巍巍地举起剑对准两个侍女。

    二女眼里露出嘲讽的笑。

    林晚看出来了,人家根本不怕她。

    目光落到对面一身红衣高傲宛如女王的慕容浅脸上,林晚咬牙,突然转过长剑对准自己的脖子,大声呵斥两个侍女道:“都别动!再动我就自尽给你们看!”

    她就不信了,这位大长公主敢教训皇帝的女人,也敢动辄处死皇帝的女人。

    两个侍女再次迟疑起来。

    慕容浅看着林晚哆嗦个不停的手,冷笑道:“我只是想给你点教训,不过你想自寻短见……”

    她还没说完,远处忽然传来一道更冷的声音:“林氏做了什么,大长公主竟然以死相逼?”

    慕容浅眼皮轻跳。

    她背对池子站着,林晚却正对池子,因此抬头就看到了停在池前的慕容炽。

    暴君一身墨色龙袍,虽然俊脸冰冷,但他来了啊!

    林晚看到了希望!她果然是女主命啊!

    丢了长剑,林晚哭着朝慕容炽跑去:“皇上……”

    一开始林晚想演戏的,可一开口,她真的就哭了。慕容浅就是个女疯子,无缘无故就要打她耳光,她不肯乖乖挨打慕容浅就放出侍女死死追着她,要不是林晚侍寝慕容炽那么多次胆子得到了历练,可能早就被吓死了。

    “皇上……”

    林晚又后怕又委屈地扑到了慕容炽怀里,此刻她只想得到慕容炽的庇护,浑然忘了她身上依然只穿了一身湿哒哒的小衣。

    而其他人则都没想到,这位林美人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近乎赤.裸地奔跑到了帝王的怀里,丝毫不知廉耻。

    慕容浅没想到,慕容炽也没想到,等他回神,小秀女已经紧紧地抱住了他,抱得那么紧,若非慕容炽下盘够稳,两人肯定一起倒地上了。

    他难以置信地低下头。

    小秀女呜呜地哭,一头湿漉漉的乌黑长发全都搭在了她雪白的脊背上。她穿的是件荷绿色的肚.兜,正面好歹都挡住了,后面整张腰背却只有一根碧绿色的兜带,再往下便是条同样湿哒哒的小哭。

    从上往下看,那线条如峰峦,诱人流连。

    慕容炽的眸色深了。

    慕容浅的眼睛要红了,扬声斥道:“皇上,你宫里的女人都这般不知规矩吗?我还在这里她便敢妖媚惑主,成何体统?”

    她一出声,林晚抖得更厉害了。

    慕容炽安抚般搂住她的腰,宽大的墨色长袖几乎完全挡住了林晚坦露的后背。

    这是保护的姿势,林晚悄悄松了口气,依赖地埋在慕容炽胸口,什么都没说。

    小秀女怕坏了,慕容炽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一边抬起头。

    慕容浅下巴微抬,高傲冷艳,仿佛这是她生来就有的权利。

    慕容炽的目光掠过她,落到了她身后被撞损的两扇门板上。

    两个侍女早就跪下了,额头触地,因此并不知道暴君在看哪。

    慕容炽没有看她们,淡淡吩咐道:“带下去,杖毙。”

    陈旺领命,叫了两个小太监去拖那两个侍女。

    侍女们很怕,但她们不敢哀求,因为她们清楚,如果求了,死得只会更惨。

    到了这个地步,她们只希望大长公主会替她们求情。

    然而慕容浅什么都没做,仿佛那二女只是她身边的两只蚂蚁,是死是活都微不足道。

    侍女们不见了,慕容浅慢慢朝拥着小美人的慕容炽走去,目光不悦:“皇上,你真该立位皇后了,不然后宫无主,谁来替你管教这些妃嫔?”

    慕容炽闻了闻小秀女的发香,漫不经心地道:“朕的女人,只朕能管,今日之事,下不为例。”

    慕容浅美眸圆瞪,他竟然为了一个小秀女威胁她?

    “退下吧。”慕容炽看了她一眼。

    慕容浅攥了攥手,忍不住问:“她有什么好,值得皇上如此维护?”

    此言一出,林晚也好奇地竖起了耳朵。

    熟料慕容炽竟然抬起她的下巴,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一口,含糊不清地道:“林氏侍寝有功,朕心甚悦。”

    林晚:……不就是喜欢睡她吗,要不要这么直白?

    慕容浅:……他果然喜欢那女人的大粽子!

    无言以对、妒火攻心的慕容浅愤然离去。

    至于林晚,她,她被慕容炽一把抱起,去房间里做有功之事了。

本文网址:http://www.d3zww.com/book/211/211693/533774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d3zww.com/211_211693/533774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