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乱.伦在皇家并不是什么稀罕事,父夺子妻、子占父妃的例子历朝历代都有,只是掌握主动的几乎都是男人。

    当年慕容浅栽培皇子中最不受待见的慕容炽,为的是扶植一个傀儡皇帝为她所用,当称帝的慕容炽突然变成一只雄鹰,看着龙椅上的慕容炽那张俊美冷厉的脸,慕容浅不由地生出了一种要彻底征服慕容炽的野心。

    她要这帝王也变成她的裙下之臣。

    林晚出现之前,慕容炽从来没有碰过任何女人,慕容浅高兴地以为慕容炽心里也爱慕着她,只是一直无法跨出那道坎,然而林晚的出现却一次又一次地打了她的脸。一个身份卑贱的丫鬟,慕容炽居然封她做贵妃?

    慕容浅无法忍受,哪怕慕容炽宠幸柳莺莺或楚兰香,她都更能理解。

    行军路上,慕容浅想用自己带兵打仗的才干重新吸引慕容炽的注意力,但慕容浅没有想到,慕容炽连御驾亲征都带了林晚那个卑贱又狐媚的女人。

    那一刻,慕容浅彻底死了征服慕容炽的心。

    当一个男人没了用处,慕容浅便想送他去死。

    所以,抵达楚地之前,慕容浅提前派了心腹与楚王达成了约定,约好她用慕容炽的人头跟楚王换楚王妃的人头,即慕容浅将大汗江山送给楚王,而楚王必须迎娶她做皇后,两人共享天下。

    慕容炽是个暴君,他一死,曾经效忠他的将士们没有一个表现出愤慨的,默默地接受了慕容浅的调遣。其实这些将士全都是慕容浅一手提拔起来的,当年他们背叛她投靠慕容炽,慕容浅恨得一个月都睡不好觉,现在,慕容浅反而庆幸这些人的变通。

    只是,待她成就大事,她会一一处置了他们,毕竟,她更喜欢对她忠心耿耿的狗。

    大汉这边的将士都整肃完毕,慕容浅率领几个心腹来到剑门关城楼下。

    楚王已经站在了城墙上。

    慕容浅的侍卫高高举起慕容炽的头颅,城墙上火把熊熊,照亮了暴君带血的惨白俊脸,死不瞑目。

    楚王自然是见过慕容炽的。

    看到曾经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暴君竟然就这么死在了一个女人手里,楚王放声大笑,虎眸盯着慕容浅英气又艳丽的脸庞道:“大长公主好狠的心。”

    慕容浅手握缰绳,姿态慵懒:“不知与楚王相比如何。”

    楚王明白她的意思,笑着拍了拍手。

    立即有侍卫压了挣扎不已的楚王妃过来。

    楚王年近五旬,楚王妃也四十多岁了,早已少了宠爱,而今楚王野心勃勃,垂涎已久的江山唾手可得,他又怎会在意年老色衰的楚王妃?等他当了皇上,想要什么美人没有,远的不说,近处就有主动要给他当皇后的大汉第一美人慕容浅,还有一位据说也很美艳狐媚的林贵妃。

    “王爷,你我夫妻多年情意,你当真都忘了吗?”楚王妃拼命挣扎。

    楚王扫眼楼下高贵美丽的慕容浅,看都没看楚王妃,直接命人动手。

    侍卫手起刀落,楚王妃的人头正好掉在了慕容浅的前方。

    慕容浅笑着对楚王道:“王爷果断。”

    大长公主容貌倾城,但楚王没忘了还驻扎在剑门关外的数十万禁军。

    “时候不早,大长公主先入关休息,明早咱们再商议大事?”楚王试探着道。

    慕容浅颔首,意味深长地望着他:“正有此意。”

    楚王心中一荡。

    两刻钟后,慕容浅便与楚王坐在一起喝酒了。

    楚王开门见山:“大长公主当真愿意下嫁本王?”

    慕容浅同样爽快,淡笑道:“为何不愿?放眼天下,十二诸侯全是有心无胆的酒囊饭袋,唯有王爷有勇有谋能入我眼。如今慕容炽已死,王爷需要我这位慕容氏女安抚朝臣百姓,我需要王爷给我应得的权势,所以,只要王爷雄风犹在,嫁您我并不吃亏。”

    雄风?

    反应过来慕容浅的意思,楚王一张脸涨得通红,啪地拍案而起,径直朝慕容浅走来。

    慕容浅只是笑着看他,全身上下俱是与生俱来的皇族高傲。

    楚王眼睛都红了。

    对男人们而言,一个高高在上的丑女都比任人宰割的美人值得征服,更何况慕容浅还是个大美人。

    抱起慕容浅,楚王大步走向内室。

    不过慕容浅非同一般女人,楚王故作沉迷于慕容浅的美貌一件件褪去她的衣裙,确定慕容浅身上包括长发里都没有暗藏凶器,楚王才彻底放下心来。

    然而,就在楚王即将成事之时,慕容浅看似难耐地抱住他的脑袋,修长白皙的手指悄然自楚王发中抽出一根小小的银针。

    那是慕容浅事先藏在自己身上的针,楚王忙着检查她时,慕容浅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针转移到了楚王发间。

    银针普通,但针上淬了剧毒。

    针尖刺入耳后,楚王猛地抬起头。

    慕容浅冷笑,一个巧劲儿将楚王踹到了地上。

    毒药发作地十分迅猛,慕容浅坐起来时,楚王已经脸庞发黑了,一边抽搐一边不甘心地瞪着慕容浅:“你,你……”

    慕容浅旁若无人地穿上那些被楚王甩开的里衣铠甲,穿好后,她举起楚王的佩刀。

    楚王一死,剑门关的楚地将士不战而降。

    夜色如墨,慕容浅站在剑门关的城墙上,看着她带来的禁军一批一批地进入城门,慕容浅无声地笑了。

    楚王一个老头,她怎会嫁?不过是利用男人对女人的轻视,麻痹楚王再兵不血刃地夺下剑门关罢了。

    一切都很顺利,慕容浅兴奋地睡不着。

    回到已经收拾干净的楚王房间,慕容浅对侯英道:“请贵妃过来,送皇上一程。”

    侯英低头道:“属下遵命!”

    说完,他倒退了出去。

    .

    林晚是楚王死后,第一批进关的人之一,只是她是被两个侍卫看押进来的。

    得知慕容炽的死讯时,林晚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实,当她听说楚王也死了慕容浅成了最后赢家后,林晚仍然觉得不真实。

    怎么可能?慕容炽是影帝傅越幻想的暴君角色啊,正常人谁会给自己设定一个被女人杀死夺位的结局?还是说,傅越只是幻想了一个剧本,但因为她这个意外之人的介入,傅越构思出来的那些人物都在,但剧情已经崩塌了?

    林晚不停的呼唤那道机械声音,可惜对方不肯理她。

    然后,慕容浅就派人来提她了。

    林晚只好中断对机械声音的呼唤。

    去见慕容浅的路上,林晚目光呆滞,如同僵尸走肉。

    慕容炽真的死了吗?如果是,为何这个世界还在?难道说,她的意识会继续困在这里,所以现实里的她才会变成植物人?

    太多太多无法解答的问题,林晚沉浸在自己的迷茫中,连前面的男人停下脚步都没注意到。

    于是,她茫茫地撞了上去。

    男人身体结实,林晚不受控制地后退。

    那一瞬间,林晚看见男人似乎伸了下手,只是很快就放下去了。

    但林晚只是看见了,她有太多疑团,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分析这一细微举动。

    “大长公主,贵妃到了。”侯英站在门前,恭声通传道。

    “让她进来。”慕容浅愉悦的声音传了出来。

    侯英推开门,示意贵妃娘娘进去。

    林晚脸色苍白。

    慕容炽活着时慕容浅都要杀她,现在慕容炽死了,慕容浅会怎么折磨她?

    她害怕。

    这一刻,林晚不是什么贵妃娘娘,也不是校霸的胖妹女友,她只是林晚,一个娇生惯养的富二代,一个即将面临各种酷刑折磨的可怜大学生。

    眼泪掉下来,林晚哭得难以自抑。

    侯英顺着贵妃娘娘的视线看过去,看见装着慕容炽人头的匣子摆在正对门口的桌案上。

    她,猜出那是慕容炽的人头了?

    侯英垂下眼帘,毫不怜惜地将她推了进去,再关上门。

    慕容浅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狐媚子,冷笑道:“他已经死了,你哭成这样给谁看?”

    女人嘲讽的语气拉回了林晚的理智。

    以慕容浅的性格,折磨她杀她是必然,也就是说,林晚就算卑微哀求也无济于事。

    既然如此,那就姿态优雅地赴死吧!

    不去看对面反败为胜的女配,林晚一狠心,一头朝旁边的墙壁撞了过去。

    她的速度太快,不在任何人的意料当中。

    “咚”的一声,林晚准确无比地撞在墙上,再被反弹之力弹倒在地。

    慕容浅意外地挑眉。

    没等她确认林晚死了没,“嘭”的一声,有人破门而入。

    是侯英。

    看清里面的情形,侯英飞奔到林晚身旁。

    地上,林晚蜷缩成一团,抱着脑袋呜呜哭出了声,哭得委屈又难过。

    艹啊,为什么电视剧上以死明志的忠臣、婢女等配角撞墙必死,她却只是撞得额头冒包既疼得火.辣辣又想死死不了?她都已经这么惨了,怎么连死都不让她痛痛快快地死吗?

    林晚委屈,各种委屈,想找妈的那种委屈。

    “你怎么这么傻?”

    身体被人抱了起来,头顶传来熟悉的暴躁质问,林晚哭声一顿。

    她不敢相信地抬起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但那眼神,分明是慕容炽的!

    发现异样的并不是她一人。

    听出慕容炽的声音的瞬间,慕容浅眼神陡变,倏地离席,见鬼似的盯着抱着林晚的侯英:“你,你不是侯英!”

    侯英,不,慕容炽冷笑,他看向慕容浅,然后用没有抱林晚的那只手缓缓地揭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

    额头顶着一个大包无力地靠在他怀里被迫欣赏这辣眼睛的慢镜头的林晚:……

    玛丽苏剧人人吐槽偏偏热度又高,傅影帝是不是一边鄙夷着,一边也非常想参演一把啊!

本文网址:http://www.d3zww.com/book/211/211693/533774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d3zww.com/211_211693/5337744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