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掌门魏长风住在天极峰,殷无邪这个魔尊住在逍遥顶。

    逍遥宗逍遥顶,林晚腹诽,影帝到底是多想逍遥啊!

    韩离带着她降落在半山腰,然后步行往上走,以表对师尊的尊敬。

    林晚没走几步就走不动了。

    她这具身体刚结金丹失败,灵力消散前将她的五脏六腑都冲击了一遍,亏得原身底子好才没内爆成血人。

    “我走不动了。”停下脚步,林晚可怜巴巴地望着韩离。

    韩离扬起他仿佛练了九阴白骨爪的枯瘦大手:“走,别等我打你。”

    林晚害怕地缩缩脖子,耷拉着脑袋继续往前爬。

    过了没多久,林晚再次停了下来。

    韩离沉着脸举起拐杖,戳她的后背。

    林晚突然一甩手,然后坐在地上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宛如五六岁的孩童。

    不是林晚演技浮夸,而是她就是要装成记忆回到了原身五岁那年被殷无邪发现之前。这么做是有原因的,首先林晚必须有点记忆有点常识,不然无法解释她明明失忆了为何还知道世上有鬼这种东西,韩离刚出场时她佯装他是鬼来着。

    其次,按照原身的记忆,原身十二岁之前殷无邪与她相处的时间比较多,她这么一装,兴许能勾起殷无邪几分怜惜呢?好歹也是师徒一场嘛。

    师尊会不会怜惜韩离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耐心要彻底耗尽了!

    动不动就坐地上哭,她真以为自己是小孩子?

    韩离乃金丹修士,这等境界的人鲜少会被生活琐事激起任何情绪变化,只是看着林晚一边抹泪一边喊娘的样子,韩离握着拐杖的手隐隐发抖,周身也开始冒出丝丝缕缕的黑气。

    好想杀了这麻烦精怎么办!

    “闭嘴。”他极尽隐忍地警告道。

    林晚就跟没听见一样,哭得更厉害了。

    韩离眉心跳动,一扬手,刚刚还坐在地上哭的小女人就变成坐在……距离地面三尺左右的半空哭了。

    身体凌空,但并没有令人惧怕的失重感,只是视野有了变化。

    林晚惊疑地四处张望。

    那有点好奇有点新鲜又有点喜欢的表情,真的很像幼童。

    韩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算了,他就当自己要带一只低级灵宠去见师尊。

    再也不看旁边的“低级灵宠”,韩离健步如飞地朝山顶走去。

    而林晚就像搭着隐形电梯、同时又被一根隐形绳子牵在韩离手中一样,以同样的速度随着韩离朝山顶飘去。

    看着两侧风景高速倒退,林晚忽然开始喜欢这个仙侠世界了!别的不说,这里她可以飞啊,如果可以真的当个修士,如果能有一个强大的保命金手指,如果可以接现代社会的家人过来一起修仙,林晚真不想回去了。

    料想原身小时候第一次来到逍遥宗的反应跟她差不了多少,林晚放心大胆地观察周围了。

    韩离不用偏头也能看见她在做什么,看完之后,韩离忽然没了再报复这位小师妹的念头。

    报复一个正常人对方会痛苦会后悔当初不该得罪他,报复这位变傻的小师妹,她大概只会嚎啕大哭口口声声喊娘吧。

    韩离对折磨傻孩子没有兴趣,他修炼的功法也不需要他去杀一个傻孩子。

    终于到了山顶。

    林晚抬头,看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洞。

    跟着她就跌回了地上。

    好痛啊,林晚忍不住揉了揉屁.股。

    韩离眼皮一跳,暗暗后悔不该多看这一眼。

    “弟子拜见师尊。”面朝洞府入口,韩离恭声道。

    话音刚落,洞府入口突然多了一道身影,那人白衣如雪,发黑如墨,本该给人犀利感觉的狭长凤眸竟然带着几分春风般的温柔。

    林晚看呆了。

    魏长风也是白衣扮相,初见时她觉得魏长风好似神仙下凡,但看到这个世界的魔尊版影帝,林晚不得不再次感慨,影帝的颜值真是太能扛了,什么角色扮相都能驾驭。与殷无邪比,魏长风立即成了神仙府上的打杂小弟。

    唯一违和的是,殷无邪不是魔尊么,怎么出场一股正道神仙的范儿?

    “师尊,师妹结丹失败,也不记得自己是谁了。”礼毕,韩离沉声解释道。

    殷无邪嗯了声,来到林晚面前。

    林晚仰着头,水汪汪的眼睛里有惊艳,也有茫然:“你是神仙吗?”

    韩离闻言,嘴角一扯。

    看到他就说他是鬼,看到师尊就说师尊是神仙,当真不是装的?

    殷无邪看着小弟子单纯的眼睛,若有所思。

    作为一个元婴后期的魔尊,殷无邪的记忆很不好,所见所闻都如过眼云烟,没什么值得去记。但如果他决定回忆某件事,那些云烟便会自动退到当初,让他记起他经历过的一切,细微到一棵树上停了几只鸟都能数清。

    二十年前,他第一次见到小弟子时,她才五岁。

    她的母亲是龙王敖晃之女敖珠,她的父亲是紫霄宫宫主宋御。

    宋御与敖珠真心相爱,但龙族严禁族人与外界通婚,发现敖珠与宋御在一起后,龙族派人前来捉拿敖珠回去。宋御、敖珠联手都无法击退龙族之人,无奈之下敖珠携女先逃了。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躲不过龙族的追缴,又怕血脉不纯的女儿被族人诛杀,敖珠便使手段改掉了女儿的记忆,让女儿以为她是一户林姓人家的女儿。

    敖珠被龙族之人抓走了,她决定有机会再来林家寻回女儿。

    可这一切都被路过的殷无邪看见了。

    殷无邪是正道人人喊杀的魔尊,宋御是喊得最厉害的正道领袖,于是,殷无邪临时兴起让小林晚变成了孤儿,然后带她回了逍遥宗。

    殷无邪想将小林晚培养成恶名仅次于他的女魔头,再在父女自相残杀其中一个人快死的时候说出真相,殷无邪相信,那时候宋御的反应一定非常有趣。

    因此,殷无邪封印了小林晚体内的龙族血脉,就算龙族人出现,他们也发现不了林晚的身份。

    二十年来,小林晚长大了,也按照计划成了正道修士喊打喊杀的女魔头,然而殷无邪没料到,林晚的魔修之途居然败在了结丹这一环。丹田乃修士最脆弱的地方,一旦损坏便是大罗金仙也无法复原。

    如果林晚没有龙族血脉,她真的会变成一个废人,毫无利用之处。

    但她还有龙族血脉,一条龙,便是不修炼龙族秘术,也能活上万年。

    如今,她的记忆似乎回到了二十年前,两人初遇时,她也误会他是神仙。

    “我是你夫君。”

    看着小弟子娇美单纯的脸,殷无邪温柔一笑,朝坐在地上的她伸出手。

    林晚:……

    韩离:……

    韩离差点就抬头去看师尊了,好在他经历过太多遇事足够冷静,这才没有失态。

    林晚差点就瞪大眼睛了,好在她记起自己在装失忆,所以眼睛只是微微瞪大了一点,临机应变道:“夫君?夫君是什么?”

    殷无邪笑着托起她,握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道:“夫君便是你在这个世界最亲密的人,与你同床共枕,与你福难共享,与你白头到老。”

    林晚眨眨眼睛,似懂非懂。

    殷无邪看向韩离:“你师母已经回宗,通知其他弟子不必再寻。”

    韩离低头道:“弟子遵命。”

    说完,韩离心情复杂地走了。

    殷无邪牵着林晚的手,一边走向洞府一边解释道:“夫人闺名晚晚,与为夫都是魔修,近日你的修炼出了问题,导致修为与记忆全失。夫人莫怕,为夫会想办法帮你恢复修为。”

    林晚没怕,她只是满头雾水。

    殷无邪到底要玩什么把戏?按照常理,她现在废人一个,对殷无邪没有任何用途,偏偏殷无邪却在此时冒充她的夫君来了。师徒俩相识多年,殷无邪若贪图小弟子的美色,随时随地都可以出手,料原身也不会反抗,可见他现在的反常与色.欲无关。

    难道殷无邪一直暗恋小弟子,却碍于师徒身份不好下手,苦等多年终于让他等到小弟子傻了,他便再也压抑不住体内的兽.性决定与小弟子双宿双栖了?

    偷偷瞥眼旁边仙风道骨般的魔尊大人,林晚迅速否认了这个可能。

    一定还有更复杂更有深度的原因。

    管殷无邪的目的是什么,她顺水推舟陪他演就行了,而且假夫妻的关系很方便两人培养感情。

    一个五岁孩子是无法理解什么魔修、修炼的,甭管殷无邪说什么,林晚都装呆。

    进了洞府,林晚好奇地打量周围。

    殷无邪的洞府非常简单,除了山壁还是山壁。

    打量完了,林晚疑惑地问他:“这是什么地方?”

    殷无邪目光温柔:“这是你我的家。”

    林晚再看一眼周围,更疑惑了:“咱们家很穷吗?”

    殷无邪:……

    回忆一下凡人之家大概的样子,殷无邪再用神识翻翻自己的储物戒指,勉强从一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一张七阶妖兽的兽皮,铺到了地上。

    兽皮干干净净,只是颜值太差了,也没有虎皮威风。

    殷无邪看出了小弟子的嫌弃,无奈地解释道:“之前的床椅等物都旧了,晚晚别急,稍后他们会送新的上来。”与此同时,殷无邪用神识命令魏长风送一套室内用具过来,务必华美舒适,令女子心花怒放。

    师尊有命,魏长风问也不敢问,赶紧亲自去准备了。

    “那我现在坐哪里?”林晚有些委屈地问。

    殷无邪想了想,召出了他的灵宠,一只浑身黑毛的穷奇。

    林晚只觉得眼前黑影一晃,下一刻面前就多了一张血盘大口。

    这画面比韩离的出场更恐怖。

    导致林晚直接吓晕了,木头似的往后倒。

    所以她没看见,凶兽穷奇看到她后,全身一紧,也往后退了一步。

本文网址:http://www.d3zww.com/book/211/211693/533774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d3zww.com/211_211693/5337744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